台山破54宗“华侨屋”窃案   “风烛残年”的侨房怎样保护?

今年以来,广东江门台山市警方将入室盗窃“华侨屋”财物犯罪作为打击重点,破获了54宗盗窃“华侨屋”案件,刑拘28人,逮捕11人,并追回大批华侨财物,保障了华侨、归侨侨眷及港澳台同胞的利益。


微信图片_20180904093706.jpg

台山警方追回的部分华侨财物(图片来源:广州《羊城晚报》客户端“羊城派”)


据相关机构排查统计,台山共有“华侨屋”2.1156万间,其中空置的华侨旧屋1.5378万间。在组织对“华侨屋”进行清查核查过程中,台山警方认真收集华侨屋被盗的有关信息和具体情况,尤其对近3年来辖区“华侨屋”被盗的警情信息全面调查核实,对无法联系屋主及损失财物价值无法确定等影响刑事立案的盗窃案件,深入走访调查,查清案件的相关情况,对符合刑事立案标准的,迅速立案开展侦查。


台山市公安局表示,今年以来,通过侦查打击,连续抓获盗窃“华侨屋”财物犯罪嫌疑人28名,打掉多个系列盗窃华侨旧屋财物的犯罪团伙,破获盗窃“华侨屋”案54宗,缴获赃物、作案工具一大批。


如4月16日,台山警方根据加强导侦信息分析研判、大量走访调查并发挥网警、技侦等机构技术作用,在当晚9时许于冲蒌镇环镇北路将正在作案的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经审查,该4人都供认了今年2月以来在台城、大江等地入室盗窃13起,其中盗窃“华侨屋”财物6起。


微信图片_20180904093709.jpg

江门不少侨房已人去楼空,年久失修(图片来源:《广州日报》)


走访:各地侨房大多“风烛残年”

在侨乡江门,从新台高速大江镇出口到达大江镇,巷道两旁伫立着100多幢洋楼,皆为青砖灰瓦、中西合璧的骑楼式建筑。然而,这些洋楼绝大部分已经人去楼空,空置了几十年,已经成为一座空城。


由于历史、地缘等原因,珠三角早在一百多年前便有大量居民或是为了谋生,或是为了逃避战乱,纷纷背井离乡,漂洋过海到达东南亚或欧美。就这样,大批华侨形成,而留在他们身后的,便是大批祖居地的房子。时隔百年,这些侨房的命运如何?这些建筑又将如何找到自己新的出路?


《广州日报》此前报道,在江门大江镇,虽然每幢洋楼的正面均刻有名字,由于风雨侵蚀,大部分已经斑驳脱落,仅有数幢可以依稀辨认出“光荣堂”、“永安堂”、“同和栈”等字样,而留守的也仅有两户,一户是年近60岁的雷锦均,另一户是93岁的李婆婆。


雷锦均回忆说:“这里曾经十分繁华,父亲对我说,我家对面是一家茶楼,每天人头涌涌,在茶楼里,有唱戏的、说书的,热闹非常。”


中山作为珠三角其中一个最名的侨乡,在石岐区、南区、沙溪镇以及现在的火炬开发区等地,可以寻觅到不少有显著特色的侨房。目前,中山的空置侨房最少有2100多间,当中半数并无房屋代理人,而且属于危房的就有300多间,情况不容乐观。


同样作为最名侨乡的佛山,目前共有60万华侨。这些人旅居海内外后,在佛山留下了难以计数的华侨老屋,主要集中在佛山禅城老城区以及南海区九江镇等地。时光荏苒,老屋也早已不是当初离开时的模样,佛山更多的华侨房面临的是拆除或纠纷的命运。


侨房两大难题 房子“确权难”

林先生老家开平,1949年前举家离开家乡出外谋生,留下家里的祖屋由村里的乡亲帮忙照看。出外很多年,清明节林先生偶尔带着子女回老家祭祖。近些年,每次回家,都有一件心事压在他的心里:祖屋的产权一直没有办法确权。


林先生小时候随父亲离开老家来美国谋生,在多年的谋生搬迁中,不幸将房契等材料遗失,导致无法办理房屋确权手续。


与林先生同样难以给房屋确权的还有蓬江的张先生,得知老家蓬江经济建设的需要,他主动将自己的祖屋拆迁,其后新建了一栋房子,面积也比原来祖屋少了一倍左右。不过,房子建好了,但准备办理房屋产权证时,却被告知因为不符合政策,他目前没有办法拿到产权证。


而来自鹤山的徐先生,旅居海外多年后,8年前回到老家,在原来的宅基地上新建了一栋楼房,但到现在还没有办到土地证,徐先生担心由于没有办到土地证,以后的房屋权亦恐怕很难得到保障。


成年久失修的文物

侨房是侨胞“根”的象征,当中不少便因其建筑精美而成为当地的文物。然而,不少甚具保护价值的侨房却因年久失修,成为危房。


在江门长堤风貌街,独具特色的骑楼举目可见,精美的雕花、雅致的梁柱,讲述着这片街区繁华而高贵的过去。然而,记者同时看到,时间的侵蚀,已让这些骑楼有了“伤痕”,一些骑楼虽经过粉刷重修,但粉刷的石灰脱落了,裸露出生锈的门窗、斑驳的墙。“虽然此前政府已多次整修,但力度仍不够。如果不及时抢救保护,这片老街区恐怕要退出现实的舞台了。”见证了这片街区发展史的长者梁伯说。


中山的空置侨房中,有300多间危房。由于难以找到业主或者他们的后代,当房屋成为危房需要修葺或改造时就会遇到困难,只能依靠侨房所在镇区的基层侨办出面解决。


原因分析:与政策冲突 难办产权证

像林先生这样的情况,在侨乡江门,例子特别多。江门市侨务局相关科室负责人称,这与许多侨胞不了解政策有关,从而导致出现许多问题一时难以解决。


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华侨祖屋拆旧重建后,因为当时政策法规不健全,大多没有报建手续以及相关证件,现在根据新的规定再补办确权手续已不可能。另外,有关政策也指出“不是本籍户口不能办理土地证”,就是说你建了房也不一定能拿到《集体土地使用证》,这也导致了众多侨房问题存在。


产权混乱政府难统一管理

江门蓬江区的骑楼多数是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建造的,由于建造的主人多数不在了,而其子女也已多数迁走,现在的房子或委托他人打理,或因“无主”而归房产局管理,“产权并不明晰”。


媒体在走访中也发现,老街区不少房子都是店主向人租的,而被使用的,也多为底层,2层3层大量被闲置。被问到房子的保护问题,这些租客往往摇头表示自己只是做生意的,对于房子的产权问题和保护情况并不清楚。


各地如何破局

江门:设想建华侨文化生态园

对于那些众多散落在乡间正在破败的侨房,开平碉楼与村落专项基金会秘书长江汉认为,江门侨乡文化资源十分丰富,关键是如何利用好这些资源,发掘其价值。江汉认为,开平碉楼与村落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后,吸引了大量爱好文化和旅游的人前来观赏,但从目前的保护和开发来看,其潜力还没有远远发掘出来。“看看碉楼,几个小时就转完了。”江汉称。


江汉认为,来看碉楼与村落的人都有他们需要的东西,休闲度假、体验乡村田园生活、感受乡间烂漫纯真,要留住人,关键是要满足游客的需要。


江汉大胆设想,江门完全有条件率先提出“打造华侨文化保护生态园区”,通过“核心+配套”的操作模式建设华侨文化保护生态园区,其中“核心”可以集中在碉楼保护核心区和缓冲区,由政府运作,做亮点、做典范,供游客参观;而“配套”则可以在非遗产地建度假村、旅游小屋等,供游客休闲。


佛山:岭南天地华侨房产权已转移

佛山东华里片区,聚集着大量华侨房。经历了旧城改造的东华里片区如今已经变成岭南天地,过了“阵痛期”的东华里片区暂时迎来了春天。佛山市外事侨务局侨务科科长陈道华认为,岭南天地可以算是处理华侨房的一个示范例子。


据陈道华介绍,岭南天地的华侨房经历了两个阶段,首先是由于历史原因,这些华侨房交由政府管理,租给人居住。其后,根据相关政策,已经发还给华侨业主打理。随着佛山旧城改造项目的推进,经过旧城改造征收房屋后,交给开发公司开发,完成了产权转移,原业主得到征收赔偿。


但是,大量的华侨房目前依然未得到妥善处理。由于佛山正在进行旧城改造项目,更有不少华侨房面临被拆除的困境。据陈道华介绍,对于华侨房的征拆问题,目前主要依据省人大通过的《广东省拆迁城镇华侨房屋规定》来进行规范,对华侨房屋所有人进行补偿、安置。


中山:非住宅侨房也受到保护

中山市外事侨务局侨政科科长邓洁恒介绍,侨房分为住宅侨房以及非住宅侨房两部分,国家的相关政策主要面向住宅侨房展开,中山市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把原本收归国有的住宅侨房大规模返还给华侨。


对于非住宅侨房部分,他介绍,中山市早在2001年出台了《关于落实城区私改非住宅侨房政策的通知》,规定对因危房或市政建设需要被拆除重建的侨房,按“谁拆除,谁补偿”的原则处理,属企事业单位拆除的,由企事业单位补偿,属政府有关部门拆除的,由有关部门补偿。


对于找不到屋主,但已确认严重威胁附近住户及路人安全的侨房,中山市政协委员韩延星曾建议找文物部门鉴定,如果该建筑具有价值,要马上按照文物部门的规定进行修缮和保护;如果非文物,可组织有关部门到现场勘测,记录下该房屋的信息后进行拆除,但拆掉危房后,仍然要承认屋主的产权。

(来源:美国侨报网)